第四百七十八章 各种憋屈各种有!

“这!”

这一刻,当看着另外一个‘自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朝着自己奔来之时,箫天成真的凌乱了!

这家伙怎么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双胞胎弟弟?

“大哥,我总算找到你了,你知道吗,小弟我找了你多少年了!”

楚岩一把拉住了还在发愣的箫天成的手,继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道。

“你,真的是我弟弟?”

箫天成这一刻真的凌乱了,他探查了眼前这个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青年,绝对没有带皮面具,或者是易容术什么的,这家伙是真的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弟弟?

没想到,我箫天成,还有个弟弟!

“当然啊,大哥,我自己是你的弟弟,小弟名为箫天柱,和你是一奶同胞啊,大哥,先别说了,咱们躲躲吧,之前我在前面提了你的名字,有好多人都说你太嚣张,一听说我的你弟弟便喊打喊杀的!那几个家伙都追来了,咱们感觉跑路吧!”

楚岩一脸一脸紧张拉着箫天成的手臂焦急道。

“哼,兄弟莫怕,有大哥在,没人能欺负得了你!”

箫天成一脸信心道,的确这扬州散修年轻一代除了代风华其还真没服过谁。

“但是,大哥,他们人很多啊!”

“怕什么,垃圾再多又能如何!三五个,你大哥我根本不放在眼里!”

看着自己弟弟那紧张的模样,箫天成拍了拍胸脯道,好不容易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怎能不展示一下当大哥的威猛无敌。

“大哥,他们来了!”

“没事,不就三两个垃圾吗,还能……这……”

箫天成一脸自信地对自己的弟弟道,而转头一下,差点瞪出了眼珠子,尼玛,这哪是几个啊,这明明是一群。

“奶奶的,这家伙还在骂我们是垃圾!”

“揍他!”

“冲啊!”

……

众人一起朝着啸天成冲去,却见箫天成身边还有一人,面孔很生,便以为是其帮凶。

看到眼前这二十余名如打了鸡血一般带着吃人目光的金丹中期修者朝着自己奔来之时,箫天成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啊,好汉架不住狼多啊!

“二弟,这怎么……你……”

“嘭!”

箫天成转过头来,却是一张陌生的脸庞映入眼帘,下一刻一根黝黑的铁棍在自己的眼中放大!

一棍!撂倒了!

出手的自然是又换了一张容貌的楚岩!

“兄弟们,快来啊,我把这家伙撂倒了!”

楚岩扯开嗓子喊道,随即看了看躺在地上,脑袋还在冒金星的箫天成道:“大哥,再会哦!”

话语一落,楚岩撒腿便跑,真灵九闪第四闪运用到了极致,直接便是没了踪影!

“他娘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箫天成脸上满是暴怒之色,他知道自己被玩儿了,尼玛自己的同胞弟弟会对自己下狠手吗?

奶奶的,还箫天柱,箫天柱,箫天猪?敢骂老子,你给老子等着!

“诶呦!啊,你们认错人了,不是我……”

箫天成被刚才一棍撂倒,脑袋还在冒金星却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劈头盖脸而来!

二十余名金丹期修者啊,同时出手,再加上箫天成之前被一棍子撂倒失去了先机,此时就是被虐的份儿!

“还敢说不是你,不是你是谁?”

“狗东西,箫天成,本来看你人模狗样的,你不是扇我嘴巴吗,啊!”

“不是你是谁,难道还有两个箫天成不成?之前还敢骂我们垃圾,你个垃圾!”

“新人一代第二人,了不起吗?丫的,你再狂啊!”

……

众人憋了好几天的怒气终于得到了释放,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打,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

箫天成已经被打成了一个猪头,可大家仍旧没有还手的意思。

“真的不是我啊,真的是另外一个箫天成,不是我,是另一个!”

箫天成此时身上是痛,心里是憋屈,简直憋屈到了极点,无缘无故替别人背了黑锅!

“两个箫天成?你骗鬼呢啊,我们兄弟一路跟你到这的!哪有第二个?”

“奶奶的,当我们是傻瓜吗?我打,我打打……”

“刚才还敢踢我屁股,老子爆你菊花!”

“踢他小弟弟,不用客气!”

……

半个时辰后,众人打得手都酸了,坐在地上休息,箫天成此时已经变成了猪头中的猪头,整个人胖了一大圈,这是生生被打肿了!

“呜呜……真的不是我……”

箫天成不是被打哭的,是憋屈得哭了,其衣衫凌乱不堪,如若被十八个大汉强袭过一般!

“你闭嘴吧,对了,之前把这家伙一棍子撂倒那兄弟呢,那位兄弟真是勇猛啊,简直是我辈典范!”

“是啊,人怎么没了,这兄弟动作可真够快的!”

“做了好事不留名,当真是侠义中人!”

……

众人议论纷纷,却忽而感觉一阵冰冷之极的感觉扑面而来。

箫天成趁着众人休息的时候,将一枚小还丹塞进了口中。

小还丹药效极强,一般程度的伤,一粒就可恢复到巅峰,这些家伙虽然群殴了箫天成,但毕竟箫天成乃是杨千叶的弟子,身份在那里,大家下手也都留了度,没有谁下黑手!

这一刻,箫天成完全恢复了!

“我擦你们丫儿的,敢打老子!”

“我打你个满脸开花!”

“我打,我打……”

“尼玛,敢爆老子菊,我暴死你!”

“以后你别做男人了,要那东西做什么,我踩踩……”

……

箫天成如若疯魔一般不知从哪里弄出了一根铁棍,朝着众人便是一顿疯狂拳打脚踢,并且还做了一些惨绝人寰的事情!

而众人刚刚打箫天成打得精疲力尽了,箫天成此刻刚嗑完药正是威猛无比,本来实力又在众人之上,这一下简直是虎入羊群,见谁虐谁,将之前众人对自己施展的数倍,甚至十倍还之。

“箫老大,别打了!”

“箫老大,我们错了!”

“诶呦,你真暴啊!”

“大哥,我不想变太监,绕了我吧!”

……

一阵阵鬼哭狼嚎在众人口中传出。

最后箫天成也是大爽了,虽然留了手,但这些家伙注定是不能继续闯大阵了!

“奶奶的,箫天柱,别让老子找到你!”

箫天成如若困兽一般仰天怒吼,却吼出了如此一句让被打趴在地众人无语的话。

箫天猪?这算是自嘲吗?

“阿嚏……”

大阵第三十重中,楚岩猛地打了一口喷嚏!

火云峰。

“哈哈,这小子,简直……”

“笑死我了,这小子,简直是个奇葩啊!”

“这么阴险的招数都能想出来,太给力了!”

“天成这次真是,呼呼,还是想笑……”

……

之前楚岩与箫天成总总,完全展现在铜镜之中,众人看到最后实在绷不住了,纷纷捧腹大笑了起来,也就那些元婴期的老祖还能微微保持形象,不过一个个也是忍着笑容。

“都他娘的给了老娘闭嘴!”

杨千叶当即便是一声标准的母夜叉式暴吼,顿时火云峰鸦雀无声。

这个老妖婆的实力变态之极,大家可不想没事触其眉头!

“老娘怎么收了这么个笨徒弟,老大,你那女婿简直一肚子坏水,千万不能将灵儿许配给他!”

杨千叶气得一张俏脸鼓鼓的,箫天成丢人,那就是她丢人啊,这次人可丢大了。

“老妖婆说的对,千万不能把灵儿往火坑里推啊,这小魔头老夫来亲自整治!”

老黄一脸义正言辞道。

“我去,老黄,你真会找时机挖墙脚啊,那可是老大的准女婿,你也敢抢?”

“那又怎样,老妖婆子,你徒弟都被人家虐成那样了,你可没脸再收下他了吧!”

“哼,你还真说错了,老娘我就要好好教育下这鬼小子!”

……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

元无悔一声冷喝,将两人打断。

“这小子,麻烦还真不少!”

元无悔淡淡一语,众人随之朝着铜镜之中看去:

其中一名青年男子与一名青色道袍的中年修者对立而视。

“楚岩,这次你必死无疑!文武和飞鸣就用你的血来祭奠吧!挂符飞剑,十六周天剑,出!”

青袍男子一声暴喝,袖口光芒闪烁,十六柄贴着青色符箓的飞剑极速而出,飞行之间,十六柄飞剑联合之下,上方浮现出了一张巨型符箓虚影,其释放着无比的威压!